切换

 

切换

一天,孙子问我:“爷爷,我要怎样才能让你高兴呀?”
这一问突如其来,莫名其妙,问得我有点懵圈了。不过,孙子想让我高兴,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情。于是我反问他:“ 是让我高兴一时,还是天天快乐?”。
“当然是天天都高兴,快乐”。
“这么懂事啊,你真是我的好孙子。”我一时高兴,抱了他,夸了他。
“爷爷,你快说,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会高兴?”。
“让爷爷高兴不难,只要你好好上学念书,明理、懂事,爷爷就高兴。”听完我的话,孙子皱了皱眉头又问:“除了这些,还有什么?如果我坚持每天课外阅读,你会不会更高兴?”显然,我平时强调他要多阅读的话起了作用。
“当然更高兴了”我说。
“真的吗?”
我含笑点头,表示肯定。
“爷爷,为了让你更高兴,我要坚持课外阅读,你说我每天读多长时间好?”
“多长时间并不要紧,重要的是你要养成阅读的好习惯。阅读的时间要看具体情况,可长可短,作业多的时候,能抽空读十分钟、五分钟也行,作业少的时候,读个把小时也无妨。”
“那好吧,我们拉钩。”孙子高兴地向我伸出他的小手。
拉钩是孙子喜欢的一种仪式, 他总是以此来表达他信守承诺、绝不反悔的负责任态度。他如此郑重其事,我当然尊重他的做法,很配合地也伸出手说:“好,拉钩。”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变……”孙子紧紧勾着我的手指拉扯着,嘴里念念有誓言,这一刻在宗教般的严肃气氛中,爷孙两轻松完成了拉钩定约之事。
“咱们拉过钩了,课外阅读,你要好好坚持哦!”
“那当然,拉钩就算数。”孙子高兴地说。
“孙子,要天天坚持课外阅读,你就应该有个阅读计划,不能随便拿起一本书来就看,今天这本书没看完,明天又拿起另一本。要一本一本有计划地读下去,你可以先易后难,先薄后厚,以后再慢慢过渡到全文字的大部头作品。”
“好的。我以前看的是图画书,以后是文字书,现在是有字有画的字画书。”
“对,有字有画,这叫图文并茂。”
“图文并茂的书好看,有些画很有意思。”孙子说。
“你爱看哪一类的书?”我问。
“原先爱看科幻故事,现在爱上历史了。我已经看了赛雷三分钟《中国史》的夏朝篇和商朝篇了。”
“喜欢历史书吗?”
“喜欢,也挺好看的。”
“喜欢,那就一篇接一篇读下去吧。”
小孙子走进他的卧室,拿起赛雷三分钟漫画《中国史》,接着读了西周篇,不到半个小时,他过来说读完了,并主动给我讲述这一篇的主要人物和内容。他记性不错,看完大体都能讲出来,语言也不乏生动。
小孙子能有这种表现和自觉,我很高兴,没有吝啬对他的表扬。
不过,对孙子自我约束,自加压力,自告奋勇要“天天读”,我觉得他的目的,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让我高兴这么简单,或许另有动因,心里还有“小九九”。
这动因他嘴上虽没说,可不久就暴露了。
它暴露在我无意中看到的小孙子的一篇日记中:
“……这几天,我做完作业就抓紧课外阅读,爷爷见了很高兴。愿本我想感动爷爷,再提出用阅读交换他同意我每周三晚上跟爸妈回家去的事。但爷爷老夸我自觉,夸得我不好意思跟他再提交换的事了。不过,我发现爷爷一高兴,我的事就好办了,昨天是周三,我又想跟回苹果的家去。爸爸问:爷爷点头吗?我真怕爷爷摇头说不,没想到这一回爷爷特批了,说你今天可以跟爸妈回去。
太让我高兴了,我的动脑筋爷爷,太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了。
我没敢说出口的交换,爷爷交换了,这也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吧……”
这臭小子,果真有“小九九”,居然还想跟我玩孙子兵法,我的鼓励,被说成是交换了。他正在读赛雷的三分钟《中国史》,一句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他胡乱用在了这里,而我更愿意用“双赢”来描述。他周三想回家,乃恋母情节使然,这种情结是短暂的,这个阅读动因会很快消失,“双赢”局面难持久,我得将他引导切换到能持久坚持阅读的动因上来。俗话说:“开卷有益”,“读书使人明智”,最好最持久的动因莫过于阅读的乐趣和对知识的渴求。
孙子的课外阅读坚持半个多月了,我问他“有什么收获?”
他说最近都在读赛雷的《中国史》,“懂得了中国历史悠久,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。读了这本书,我知道历史上有夏商周秦汉,唐宋元明清这些朝代……增长了许多历史方面的知识。”
“这就对了,阅读换来的是知识,而不是几块巧克力或一个妈妈的吻。”
敏感的小孙子红着脸说:“我懂,也不是换来让我周三可以跟爸妈回家去。”
“说得好,书里有先人的古训、哲人的智慧、有历史的经验,有科学文化知识,阅读换来的是广博的知识。每一个知古通今、博学多才、足智多谋的人,都是爱阅读、爱学习、勤思考的人。获取知识,既是阅读的动力,也是阅读的收获。一个人要不断进步,就得坚持认真阅读的好习惯。”我这个当爷爷的,在这件事上能做的其实不多。不过,眼前这个引导的机会得抓住,我要鼓励孙子多读书,读好书,终身阅读。至于能不能,就看他的努力了,那是他自己的事,别的我爱莫能助。
当然,我希望他能,因为书籍是人类进歩的阶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