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斋故事:多情丈夫难舍爱妻两入幽冥,结果很悲催

聊斋故事:多情丈夫难舍爱妻两入幽冥,结果很悲催

吴某是丹徒大户的公子哥儿,他的祖父,父亲都曾在学校里任职。吴老太爷父为人端正刚直,乡里乡亲的,都敬他也都服他。

吴某出生后,他的父亲和祖父就相继去世,小小的吴某跟着叔父生活。十几年后,叔婶给他娶了一房媳妇,难得的是,夫妻两人感情相当好,成了令人羡慕的一对。只是,好像吴某命中就会缺什么似的,他的妻子还没来得及和他告别,就暴病而死。

妻子死了,吴某伤心不已。每天茶饭不思,只想着和妻子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时间越久,他越想,能有什么办法见到亡妻一面呢?

吴某想了很多,到处打听。终于有一天,有人提醒他,县里有个朱长班,是个走阴差的,只要他愿意跑一趟,见见亡人,没什么问题。吴某想起来他们家办丧事的时候见过这个人,他顾不上丢不丢脸,趁夜跑到朱家去问。

朱长班明白了吴某的来意后,非常郑重地告诉他,阴间与人世并没有什么不同,无罪无过的,享受美好生活,有罪失行的人要受处罚。吴某请他让自己与亡妻见一见,只要一面就好。朱长班看公子神色憔悴,还是拒绝了他,说“阴阳相隔,活着的人尤其不应该随便进,吴老太爷活着的时候待我很好,我可不能做这样缺德的事。”朱长班始终没答应,不过他受不了吴某的死缠烂打,只好告诉他,自己是不会这么干的,如果吴某真的非去一趟不可,那就去城里太平桥边找丹阳常妈,给她好多钱,估计会答应。

吴某得到了这么一个重磅消息,哪里忍得住?第二天还没天亮,他就去找神婆常妈。常妈也是个有本事的人,通灵能力强,生意做得大。吴某见了她,各种苦求,她始终没点头。不过,看在吴某肯出几千钱的份上,常妈终于答应了。

常妈让吴某找一个安静的房间,身边不要有任何人,日子到了自己就会来,有一件事一定要记住,那就是他屋里的,他身上的衣服鞋袜之类,任何东西都不能移动,哪怕一丁点的改变,都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,最惨的就是他回不了人间。

聊斋故事:多情丈夫难舍爱妻两入幽冥,结果很悲催
吴某自从妻子死后,一个人住在一间厢房,根本没有人来打扰。到了约定的时间,吴某悄悄地告诉婶婶,说“小侄我现在病得厉害,得早早躺下休息,希望婶母把我的房间锁上,万万不可让任何人进来擅自动我的东西,尤其是我的身上,这是关乎我生死的大事,切记切记。”婶子一头雾水,也吓得不轻,问侄子,不料吴某根本不敢告诉她实情,只是让她记住,她也没办法,只好按他说的做。

吴某进了房,在床前点了一盏灯,躺下来想睡,只是心里有事,哪里安得了?他默念着,可怎么也睡不着,一会儿想着婶子是不锁好了门,一会想着亡妻,一会儿又想着常妈要来找,自己却睡不着咋办?难道是个骗子不成?更多精彩资源–【文推网 wentuifa.com】

胡思乱想间,吴某也迷迷糊糊,二鼓后,他看见窗缝有一条像蛇一样的黑烟进来了,吴某心里害怕。不一会儿,黑烟变成了一大团,直扑向他的脸,他躲不开,于此被黑烟“砸”晕了。有人在耳边轻声说:“吴相公,一起走。”吴某意识到,那就是常妈的声音。于是自己扶着起了床,和黑烟一起穿过门缝出了屋子。

吴某惊觉自己的门还是锁着的,而自己已经身在屋外!他放眼四看,是他家的院子没错,他甚至还看到了他叔父家的房里有几盏灯,那是他们住的地方。

吴某跟着一起出了大门,却见黄沙漫天,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,路上见着的街市,和人间也没什么不同。走,往前走,他看见一个超大池子,里面涌满了红色的水,一个个女人在池水里哀号。吴某看着不忍心,掩着脸。常妈妈指着那池子对吴某说“这就是佛家所说的血污池,你家娘子应该也在里面。”吴某睁大眼睛仔细找,终于找到了在东角的亡妻,吴某眼泪顿时涌了出来,他大喊亡妻的名字,他的妻子也游到岸边,泪水涟涟地问他为何会来这里,她伸出手想拉吴某进池。

痛苦的思念那么久,终于有了一个机会,不但可以见着亡妻,还能和亡妻在一起,这是多好的事啊。吴某想都没多想就准备跨入血污池,常妈妈吓得半死,飞速来拉吴某,大声呵斥他:“池子里的水溅一滴出来到你身上,你就回不去了。凡是进到这个池子的,都是做了恶事,什么毒打虐杀婢妾之类的命案的。她们被打得血流不止,那流下的血就汇到这里了……”吴某大惊失色,说自己的妻子从来没有殴打过婢妾之类的,怎么会来这个地方?

聊斋故事:多情丈夫难舍爱妻两入幽冥,结果很悲催
常妈抬头看天,说这是她上辈子的事了。

吴某有点懵,说自己的妻子还没生过孩子,怎么会进这个血池子里。常妈妈笑着看这个傻子,说:“我已经说过了,这池不是生孩子的原因。生孩子是人间常有的事,能有什么罪过?”说完,她也不等吴某再问,直接拉着他从原路返回。

吴某这一觉,睡到第二天午时才醒,面色青白,和大病过一场的人一样,将养了好些天才恢复。但他觉得很开心,时常回忆那难得的见面。

一个月后,吴某觉得上回和妻子也没好好说几句就被带回来了,他又想去再见妻子。这一回,常妈没有上次痛快了,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答应。不过,有钱能使鬼推磨,何况是神婆呢?

在付了近万钱后,常妈终于点了头。

和上次一样,吴某交代婶子把门锁好,他自己躺在床上等常妈带他走。

出门,仍然黄沙漫天,待清晰地见了城池后,已是一里多路外了。忽然间,常妈甩开吴某的手,一个人跑了。吴某惶惑,四处乱看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呆愣之间,前面来了个坐肩舆的老头,吴某仔细一看,哎哟,竟然是他祖父吴老太爷。老太爷看着路边站着发呆的孙子,气不打一处来,大声斥骂问他怎么会到这里来,吴某没办法,只能告诉祖父实情,祖父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,直接跳下来,大骂:“各人有各人的命,你怎么就这么想不通呢?”他甩开大手,朝孙儿脸上使劲抡,边揍边骂:“你个不孝子如果还要再来,我一定会报官,斩了常家的老太婆!”吴老太爷让轿夫把吴某送到河边,推他下河,吴某大叫着惊醒了,摸摸脸,照照镜,发现左脸又青又肿,一挨着就痛。

脸肿了也没法解释,吴某只能躲在屋里装病,十几天后脸上的伤才好。

吴家亲戚的某个老头病得很重,吴某对他婶婶说,老头哪月哪天会死,婶婶自觉家里并没有出个神棍,怎么还叨叨上了呢?吴某告诉她,说自己曾看到过两次,在一个官衙里挂着的牌子上写了他去世的时间。

从此以后,吴某的样子就很不好看了,精神萎靡,两眼下浓浓的黑色眼圈,他觉得自己有气无力,上午还好,一到下午就开始见鬼,很烦也很怕。他找到常妈,常妈可不敢理了,他再找到朱长班,朱长班表示自己无能为力,早就说过让他不要去,非得去,现在好了,这下活着的人,谁也没招了。

故事出自《子不语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