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
在清朝某县,有三兄弟,分别是游旗、游旆(音同配)和游方。这三兄弟祖父做生意,家大业大很有钱,而且有很多土地。

如果三兄弟同心同力,继承家业后继续努力,这一大家族会越来越好。但是,龙生九子,各不相同。游旗跟游方还好,这老二游旆心肠却很歹毒,为了自己得到好处,他什么都能干出来,别说旁人,就是亲兄弟他也照样欺负。

比如,一开始三兄弟分家的时候,游旆就各种占便宜。房子他要高大整洁的;田地他要近处肥沃的,衣服家具等他也要华丽全新的……就是各种占巧。哥哥和弟弟也没计较,都让着他。

但是,这种包容没有让游旆惭愧,他甚至起了更歹毒的心思。

这一日,游旆跟儿子游志高说:你大伯家有太多好东西了,我就想把他家东西都弄过来。那些房子、土地、衣服、首饰、钱财要是都给我,那该多好啊!你有没有好办法,去侵占他们家的财产?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游志高跟他爹一个德行,他也这么想,只是他没有好办法,就问:我大伯家还有堂哥游志广,还有个侄子游自成,祖孙三人呢,就算大伯死了,他家的东西也不可能给我们啊!

游志高的念想还没那么狠毒,他意识中以为父亲只是要害死大伯。但是,游旆却说:事在人为!只要有个好点子,别说他们家祖孙才三人,就是有三十人,统统弄死也不难。那样的话,他的家产就会到我们手里了。

听到这里,游志高“茅塞顿开”。

想了一会,游志高说:要是这样的话,那就最好把伯伯、堂哥和侄子都给他毒死,斩草除根,然后才能夺其家业。对了,还有小叔游方,也要弄死,否则的话,我们不但占不到其家产,还可能留下祸患。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看着儿子如此“开窍”,游旆大喜,说:我儿厉害,很有计谋,咱就这么干,把他们全部毒死。父子俩于是制定了恶毒的计划,并等待机会。

很快,机会来了。

这一天,游旗在田里耕田干活,到了中午的时候,婢女给他去送午饭,有酒有菜。游旆跟在婢女后,到了一处无人地方,游旆故意叫住婢女,让她去自己家,把饭菜端来。婢女回去了,游旆就在大哥的酒里下了毒。

那个婢女把游旆的饭菜拿来后,游旆接过了,然后婢女继续提着之前的酒和饭菜,送给游旗吃了。

游旗吃了饭菜,喝了酒,准备继续干活。忽然,他觉得浑身燥热,就去河里洗澡,不料毒药发作,他来不及游上来,就这样死了。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傍晚,游旗还没回来,婢女去找,发现他死在了水中。婢女不知道游旆在酒中下毒,认为是醉酒误入水中而死,连忙回来说了。此时,游旆、游旆和子侄辈的人都来痛哭,然后安排了棺材收敛,谁也没有怀疑游旆。

几天之后,游方似乎有所察觉,在外面跟人说了些话。游旆得知后,心中恨他,但没有机会下手。更多精彩资源–【文推网 wentuifa.com】

又过了一阵子,游志广得了伤寒,游旆故作好心,让他去请医生开药。游志广让家人到县里请了刘医生来,开了药,吃了后,渐渐好起来了。刘医生跟他说:你的病快好了,明天我家中有事,就不来了,让别人送药来。吃了以后,就可以彻底治愈。

游旆听到后,知道机会又来了。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第二天早上,游旆吃了饭后就去路上等,看到有人拿着药包,问是不是送药到游家的,那童子说了是,然后游旆就要去了,说要看看。趁着小童不注意,然后把毒药放在药包里,让小童继续送去了。

游志广服了药之后,毒发身亡。

此时,游旆又来了,他先是干哭了几声,然后假装愤怒说:刘郎中说是名医,没有他看不好的病,现在却把我侄儿志广医死了。这很奇怪,我觉得肯定是游方那畜生,跟我侄媳妇私通,然后串通刘郎中,害死了我侄子。不然的话,怎么我侄子会死呢?我一定要代侄子伸冤!

但是,游方没有这样假殷勤,自从大哥死后,他就一直照顾侄子家,有时候自己家都顾不上,族人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游旆“贼喊捉贼”,他以为这样做,自己的诡计就能得逞。

但是,他光说没做,因为他大哥家还有一个孙子游自成呢。游旆想着弄死这个侄孙,再去县衙污蔑游方、侄媳妇,来个一网打尽。

为此,他和儿子游志高商量定了。

第二天,游志高看到侄子游自成在,周围没有人,就给了他一块糖饼吃。糖饼里,其实加了毒药,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得逞了。但是,游自成接过来后刚要吃,觉得饼味道不好,就没吃,放在里桌子上。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有个仆人看到后,顺手就拿吃了。才吃一半,毒发身亡,游自成吓得大叫,其母陈氏和族人都来了,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叔叔给的糖饼。

几个族人稍微思考后,联系了最近游旗和游志广之死,便推测出来了,游志高是和他父亲联手,要害死游旗祖孙三人。再想想这对父子平时就很坏,各种占便宜,三十多族人联手,实名控告游旆父子。

此时,游旆写了状子,简单说明情况,告弟弟游方和侄子媳妇陈氏私通,害死侄子游志广。甚至,连之前游旗的死,他也算到了游方的头上。他心里认为侄孙也死了,但故意没说。

而族人也写了状子,怒告游旆父子,族长甚至带着三十多名族人,直接骂游旆:至亲手足,安可以如此狠毒?既害其父,又害其子,犹欲害其孙,何等过当!我和你若不举首,则恶暴日甚,冤鬼悲号。凡有人心,不可坐视!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在他们的状子上,有一句话相当扎心:游旆既杀其父,岂无杀其子之心?三代两父子,俱各衔冤;一族百男妇,莫不切齿。况今田产入囊,复欲陷游方同死。黑夜冤魂号天,白昼怨声载道。

双方同到公堂,郭县令一看,游旆只是父子二人,对面却有三十多人,他又看了状子,心中已经明白了大概。

游旆见对面人多,哭着说:长兄如父,幼弟如子,父子纵然不对,我也不能害死她们啊。何况,兄弟是最重要的,天地财产是次要的,我怎么会为了田产而害死哥哥弟弟呢?老爷可以给我用刑,但我不会认罪,因为我没有罪。

游志高也说:小侄说是我的糖饼里下毒,可是一个孩子的话怎么能信呢?说不定有人骗了孩子呢!

清代奇案:二弟毒死哥哥父子,诬陷三弟私通侄媳,最后被凌迟
郭爷看了之后,冷冷地说:你两个恶人不要狡辩,仵作在此,游旗与游志广父子到底是怎么死的,验尸便能知晓。你二人向何人买药,用在何处,本县也能查出。你们是继续狡辩,还是我开棺验尸?

游旆父子一听,顿时傻眼了,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瘫软在地,拉都拉不起来。

于是,郭爷吩咐,先让衙役把两人重打四十大板,然后做出判定:游旆既杀其父,又杀其子,曷为又残害其孙,并陷游方写死于非命?此等极残极忍,虽蝮蛇穷奇之心,未有若此之甚也!合拟凌迟,其子志高亦凌迟。

游旆父子死后,家产全部给游方及游自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