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奇闻:壮汉酒醉陷入地穴遇怪事,自此肌肤如蛇蜕

清代奇闻:壮汉酒醉陷入地穴遇怪事,自此肌肤如蛇蜕

清代文人朱梅叔曾在自己笔记当中记载两则奇闻,听来十分有趣,将其译成白话,以供诸公消遣。

他称曾在富阳见到一人,此人身材伟岸,十分彪悍,但样貌十分怪异,脸上没有胡须也没有眉毛,肌肤裂纹如蛇蜕一般,用手去抓,能抓下片片干皮。问他疼不疼,他说一点都不疼,反倒觉得很舒服。

问及如何变成这样,他说:一次我在友人家中喝的大醉,踉踉跄跄走到山径当中。当时已经天黑,我因酒醉迷了路,一个不留神,掉落一处塌陷的地穴当中。身子落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,地穴内伸手不见五指,我用手乱抓,触摸到的物体身上发热,而且软腻如脂,气味腥臭难闻。

惶恐之中,我拔出随身的一口短刀,乱捅乱扎。那东西挨了我的刀,乱翻乱滚,地转天旋,我频频挥刀,直到那东西不动为止。

待得天亮之后,我方知那是一条巨蟒,长有十丈,浑身全是刀伤,足有数十处之多。它的血溅满我的全身,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异样,然而半月之后,我便觉得浑身发痒,过了几日,便不再痒了,随之毛发脱落,变为这般模样。

朱梅叔认为他是个异人,前途不可限量。果不其然,邱品三在翌年中了武举人,光宗耀祖,受人敬仰。只因他模样怪异,肌肤如蛇蜕,因而人们称他为“蛇残”。

另一则奇闻乃是他从好友戴某的口中听来,戴某名树平,曾在清涧当过县令,戴某告知有一次衙门接到一件怪案,起因是这样的:

有个妇人回娘家住了一阵子,父亲送她回婆家的途中,经过一片山路,突然刮起一阵狂风,将那妇人的衣衫全部吹走,使其赤条条无寸衫。父亲见状,只好用自己衣服将她裹起来,背着回了婆家。

姑爷见状,问发生了什么,岳父如实相告,姑爷大怒,扬言明天持火铳到那块山路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作祟。

结果这个姑爷真的就去了,却迟迟不见归来,妇人去找,只发现了丈夫的尸身,头颅不知去向。她于是来报官,戴大人认为她谋害了亲夫,于是对她用刑,她始终大呼冤枉,她的父亲也上堂作证,为女儿辩护。

戴大人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说辞,于是带了几个差役押着这对父女前往当日被狂风吹走衣服的地点。将那四周搜了个遍,有人在山侧发现一个很深的洞穴。戴大人传出话,谁敢进洞,就有重赏。

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一个武艺很好的差役一手拎刀一手持火把进了洞,走了几十步,发现有个胖大的和尚躺在土炕上呼呼大睡。这个差役没敢动手,出洞告知戴大人实情。戴大人命几个差役带着绳索器械,跟着先前进洞的那个差役再次进入洞中。

进洞之后,那和尚已经醒了,睡眼朦胧之际,几个差役如狼似虎扑过去,将他五花大绑之后押出洞去。见了戴大人,他不肯跪,也不说话,无论如何打他,他始终不跪不语。戴大人只好命人将他又捆了几道绳索,率领众差役将他押回去慢慢审。

谁料走到半路之时,突然狂风大作,大家的眼睛都被沙尘迷住。等到风停,眼睛能睁开之时,却发现那个和尚连同押解他的四个差役不见了踪影。足足找了一个月,也丝毫没有头绪。这件案子只好作罢,成为一桩悬案。

戴大人并不认为那和尚懂得妖术,但肯定有些能耐,一次能挟走四个差役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