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
1929年,匈牙利官方在人口普查过程中,发现一个叫纳吉列夫的偏僻乡村人口数据非常奇怪,该村在最近十多年的死亡率非常高,而且死者大多数都是成年男性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虽然根据村民的说法,这些死者都是正常死亡,并且也都有法医出具的死亡证明,但如此之高的死亡率还是引起了当地官方的注意。

于是,当地官方立即派人前往这个小乡村调查,随着调查的深入,这些官方人员惊出了一身冷汗,因为他们发现,似乎大多数死者都是被自己妻子亲手毒杀的。

这些女人为什么要毒杀自己的丈夫?她们是如何下手的?又是如何在最初躲过警方调查的?大家好,我是学史知今,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,这起诡异案件—纳吉列夫群体杀夫事件。

纳吉列夫村是匈牙利一个非常偏远且不起眼的小乡村,这里不但人口稀少,交通还极不发达,在二十世纪初期,这里的人几乎过着“与世隔绝”的生活。

但这个小乡村里的男人,却跟当时匈牙利其他地方的男人一样,有一种“男权至上”的心态,压迫剥削女人,是十分普遍的现象,只要他们不顺心就会打骂自己的女人。

而且,由于纳吉列夫村非常偏远落后,这种现象在那里更加普遍严重,并且很多女人都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,就被父母强迫嫁给了比自己大很多的老男人。

这也更使得,那些小女孩从小就被男人打骂,受尽了压迫和折磨,但由于整个村子都这样,这些小女孩从小接受的教育,也是要服从这种现象,所以并没有人敢对此反抗。

再加上那时候的匈牙利盛行天主教,而在天主教的教义中,离婚等行为是绝对被禁止的,所以这些女人无论经受了怎样的折磨,都不会选择离婚,就这样这些女人一直默默地忍受着。

但当时间来到1911年的时候,一对中年夫妇的到来,却逐渐改变了当地女人们的想法,这对中年夫妇中的女人名叫朱莉娅,是一名助产士,她的丈夫则是一名医生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他们夫妻二人之所以搬到这里,是为了躲避战争、饥饿与贫穷,才不得已来投靠朱莉娅在这里担任法医的表哥。

就这样,在朱莉娅表哥的帮忙下,朱莉娅夫妇很快就在这个小山村中开了一个诊所,朱莉娅作为助产士,自然也懂得很多医学常识,所以她也就成了自己那个医生丈夫的得力助手。

由于当时人们的思想还很保守,所以村子里的女人有了什么病,也都会越过朱莉娅的丈夫,直接向朱莉娅咨询。

朱莉娅性格外向,不但能说会道的,还非常愿意用自己的医学常识,来帮助这些村里的女人,所以村里的女人们就与朱莉娅的关系越来越好。

加上朱莉娅为人非常圆滑,善于处理各种事情,所以慢慢地,村里的女人来找朱莉娅时,不只是向她咨询相关医学知识,而是开始向朱莉娅诉说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。

朱莉娅也非常“热心肠”,耐心地帮大家出主意,就这样朱莉娅在来村子一段时间后,很快成了村里女人们的“知心大姐”和“精神领袖”。

不过好景不长,在朱莉娅夫妇搬来村子没多长时间,朱莉娅的丈夫就离奇失踪了,朱莉娅的解释是,自己的丈夫去外地出诊了。

但随着朱莉娅丈夫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,村里的人们也都非常好奇,她的丈夫到底去哪里出诊了,怎么那么长时间还不回来。

突然有一天,朱莉娅悲伤地拿出了一份死亡证明,向村里的人哭诉,自己的丈夫死在了外出接诊的路上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由于朱莉娅手中有当地法医出具的死亡证明,所以并没有人怀疑她丈夫的真正死因,不过人们没有注意到的是,那个开具死亡证明的法医,正是朱莉娅的表哥。

在丈夫死后,朱莉娅全盘接手了小诊所,继续给村子里的人看病,不过她却公布了一条新的规定:只给女人看病。

而朱莉娅虽然人到中年,却保养得非常好,比起村子里那些天天挨打受累的女人,朱莉娅要更加的光鲜夺目,自然也就吸引了村里大多数男人们的目光。

不久,朱莉娅就成功嫁给了村里的首富,可结婚没多久,朱莉娅的第二任丈夫也离奇死去了,当然了朱莉娅手中同样有表哥出具的死亡证明。

朱莉娅随后也就继承了第二任丈夫的所有财产,成了村里名副其实的“富婆”,这时候村里的每一个女人都非常羡慕朱莉娅。

因为朱莉娅不但有钱,还没有丈夫打她,可村里的这些女人,却还得天天挨打受累,不过接下来的一件大事,却临时解放了村里所有的女人。

在说这件大事之前,我们先简要说一下当时的情况,匈牙利早在1867年就跟奥地利组成了奥匈帝国,所以准确来讲,当时的纳吉列夫村属于奥匈帝国,只不过匈牙利有高度的自治权。

直到一战结束,奥匈帝国解体,匈牙利才又恢复了独立。而我们刚才说,临时解放村里女人的大事,指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。

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,奥匈帝国向全国征兵,纳吉列夫村虽然地处偏远,但也被列入了征兵范围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所以,村里几乎所有适龄男性都应征入伍了,村里也就只剩下了那些女人、老人和儿童,女人们自然而然地成了村里的主人。

这些女人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自由的味道,她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再也没有人打骂她们了,于是她们开始欢呼庆祝,享受着这种难得的自由与幸福。

但很快这些女人就遇到了非常现实的问题,家里的男人走了,也就没人帮着干活了,而且她们还要每天面对“独守空房”的寂寞。

本来,这些问题,对于女人们都是可以忍受的,毕竟与天天挨打受累相比,这一切显得都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
但随着战争的持续,战俘也就越来越多,而纳吉列夫村地处偏僻且地广人稀,正是建战俘营的好地方,所以政府在纳吉列夫村周围建立了很多战俘营。

随后,源源不断的战俘就从四面八方被送到了纳吉列夫村附近,并且政府还让这些战俘到当地的农场中耕种,帮助这些女人照料庄稼。

由于战俘以及看管战俘的士兵几乎都是男人,天天与这些精壮的小伙子们接触,纳吉列夫村的女人们开始“躁动不安”起来。

于是,就有女人开始与战俘营中的男人发生各种不清不楚的关系,一开始这种事情,还是小范围且非常秘密地进行,但很快就逐渐演化成半公开的状态。

几乎村里的所有女人,都积极和战俘营中的男人接触,接触多了自然容易出现各种意外情况,这时候身为助产士的朱莉娅的作用突显了出来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她不但不阻止村里的女人们,还非常热心地帮助这些女人处理腹中的胎儿,而且朱莉娅还告诉她们,这是“解放天性”和“自由女权”的体现,所以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有了朱莉娅帮助解决麻烦和疏导心理,女人们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始“狂欢”,她们在为所欲为的同时,对朱莉娅也产生了更严重的依赖与信任。

但“幸福”的日子总是短暂的,随着时间来到1918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,奥匈帝国解体后,这里又成了匈牙利的地方,战俘营也随即被拆除掉。

村里的女人们,望着那些昔日跟她们“相处”得非常好的战俘们一一离去,难免伤心落泪,可还没等她们从悲伤中走出来,另一个“噩耗”就传来了—村里幸存的男人们要回来了。

当听到男人们要回来时,这些女人开始害怕了,因为她们不想再过那种被压迫的生活,所以当她们听说谁的丈夫死在了外面时,反而非常羡慕对方。

可该来的总要来,那些幸存的男人们,还是回到了村里,这些女人自然也就回到了从前那种天天挨打受累的日子中。

而且,战场上的四年生活,使很多男人都患上了严重的“创伤后应激障碍”,他们的脾气变得更加古怪,不但暴躁易怒,还异常敏感警觉。

女人们由于四年自由的生活,思维意识也产生了转变,变得不那么听话了,这两种变化碰撞到一起后,自然会产生激烈的火花与分歧,而这些男人们解决分歧的办法也很简单。

就是变本加厉地狠揍这些女人,这些女人虽然不甘心,但也无可奈何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幸存的男人们逐渐知道了,过去四年,自己的女人们都干了什么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恼羞成怒的男人们,自然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自己的女人,据说事情暴露的当晚,纳吉列夫村的夜空,充满了女人们凄惨的哭喊声。

对于这些女人来讲,以前的日子有多快乐现在就有多痛苦,于是忍受不了的女人们,就来到朱莉娅的诊所,向朱莉娅哭诉自己的遭遇。

之前一直帮助女人们解决麻烦的朱莉娅,此时又站了出来,她非常冷静地拿出一个小药瓶递给女人们,然后说只要让男人们喝下这个,一切烦恼都会烟消云散。

这个小药瓶里装的,就是朱莉娅自己配制的,一种含有“砷”的毒药,虽然朱莉娅没有明说,但女人们都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女人们在犹豫片刻后,还是接过了这个小药瓶,接下来纳吉列夫村就经常发生男人们离奇死亡的事件。

由于村子“与世隔绝”,加上有朱莉娅表哥开具的死亡证明,虽然那些男人都是“死因不明”,但也没有人来追究这里面的真正原因。

随着这个秘密在女人之间传开,越来越多的女人,开始找各种理由来到朱莉娅这里“寻医问药”,而朱莉娅也凭借着自己的“独家配方”,赚得盆满钵满。

与此同时,纳吉列夫村的男人们也开始大面积“离奇死亡”,据事后调查,最多的一次,有五十多名女性,集体毒杀了她们的丈夫。

为了让大家心安理得,朱莉娅还给大家起了个好听的名字—纳吉列夫的“天使制造者”,可以说这一事件的起因,是女人们在被极端压迫下,使用极端手段的反抗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虽然这一行为不会被社会所容忍,但至少还在可理解的范畴,不过事件接下来的发展,就远远超出了人们的认知,因为这些女人们彻底失控,并变成了“恶魔”。

她们在毒杀丈夫后,慢慢地变得残忍血腥,甚至把毒杀变成了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“乐趣”与“时尚”,从此以后毒杀在纳吉列夫村彻底成为常态。

她们的目标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丈夫,而是所有让她们不爽的人,甚至有时候仅仅是因为方便、牟利或者是无聊,她们都会滥杀无辜。

比如,不听话的孩子、年迈不能自理的父母、讨厌的亲戚等等,都成了她们的目标,随后该村的死亡率直线飙升。

当有些村民感到万分惊恐而向当地政府举报时,由于这些死者都有朱莉娅表哥开具的合法死亡证明,当地政府并没有重视,自然也就没派人来深入调查。

而那些举报的村民,也很快就遭到了毒手而离奇死亡,至此整个纳吉列夫村彻底成了地狱,那些所谓的“天使制造者”,掌控着村里每个人的生杀大权。

就这样,这种惨无人道的毒杀一直持续了十多年,直到1929年匈牙利开始大面积人口普查后,官方才注意到纳吉列夫村的特殊情况。

于是,匈牙利索尔诺克警察局就抽调大批警力,对纳吉列夫村展开了秘密调查,随着调查的深入,才逐渐解开了村里死亡人数飙升的谜团。

朱莉娅在得知警方开始秘密调查时,立即慌了神,她连忙趁着月色,挨家挨户地敲开那些从她手里购买过毒药的“天使制造者”的家门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朱莉娅不但严词警告了这些人不要乱说,还与大家订立了攻守同盟,并想到了一个偷换墓碑的方法来躲避调查。

那为什么要偷换墓碑呢?因为死者都是被大量含“砷”的毒药毒杀的,而随着人的死去,“砷”还会继续留在死者的身体里,墓地中那些死者的遗骸,就是她们犯罪的最有利证据。

所以为了防止警方开棺验尸发现这里的秘密,朱莉娅准备带大家把死者的墓碑换掉,也就是把被她们毒杀的人的墓碑,换成村里之前正常死亡的人的墓碑。

说干就干,朱莉娅带着12名“天使制造者”骨干成员,连夜准备好工具朝墓地走去,她们以为这一招足以瞒天过海,但殊不知警方一直在四周秘密的观察着她们。

其实,也正是朱莉娅到处敲门的动作,使警方快速掌握了大量“天使制造者”的身份,于是在13名“天使制造者”来到墓地准备开挖时,大批警察同时赶到,把她们围了起来。

后来警方又先后抓获了100多名“天使制造者”,而随着对她们的深入审讯,以及开棺验尸和调查走访,警方最终确定,至少有300多名纳吉列夫村的村民被她们毒杀。

特别是在对近十多年来所有死者开棺验尸时,警方不但发现了很多男性尸体含“砷”,甚至很多女人、老人、孩子的尸体也含“砷”,并且这些尸体中含“砷”比例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。更多精彩资源–【文推网 wentuifa.com】

也就是说,近年来绝大多数纳吉列夫村的死者,都死于这些“天使制造者”们的毒杀,而这一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助产士朱莉娅。

不过,人们并没有来得及审判朱莉娅,因为朱莉娅在发现警方的第一时间,就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,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一饮而尽,随后朱莉娅就在极端痛苦中死去了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眼见朱莉娅自杀身亡,其他“天使制造者”成员立即陷入绝望的恐慌中,随后又有4名“天使制造者”成员服毒自杀。

后来,经过审判,除了5名自杀的“天使制造者”骨干成员外,其他8名骨干成员也被判处了死刑,至此13名“天使制造者”骨干成员全部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剩下的那些“天使制造者”虽然没有被判处死刑,但迎接她们的也是无尽的牢狱之灾,而朱莉娅的表哥也就是那名当地的法医,在得知“天使制造者”被抓后,随即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。

虽然纳吉列夫村的这起骇人事件彻底解决了,但围绕着“天使制造者”的谜团,却至今没有彻底解开,因为据说在纳吉列夫村附近的其他村庄,也发现大量离奇死亡事件。

虽然那些村庄的死亡率没有纳吉列夫村这么高,但也十分诡异,而且据说当地警方也对那些村庄的墓地进行了开棺验尸,并从中发现了很多含“砷”的死者。

可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警方最终不了了之了,或许是随着朱莉娅的死去失去了关键证人,或许是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,反正警方并没有抓捕除纳吉列夫村外的任何人。

表面上看,这些“天使制造者”的出现,是女人在“男权至上”思想的压迫下,饱经贫困痛苦婚姻的折磨后,不得已做出的极端反抗。

但实际上,这里面折射出了人性的丑恶,一旦权力得不到控制,就会被无限放大,释放出自己心中的“恶魔”,进而伤害无辜。

对于纳吉列夫村的女人们来讲,她们的权力就来自于那个小药瓶,也正是这个小药瓶,让纳吉列夫村的女人们,逐渐变成了“恶魔”。

20世纪初,匈牙利100多名村妇集体毒杀丈夫,10余年间300余人遇害
随着这一群体杀夫事件的曝光,纳吉列夫村附近所有村庄的男人们,都开始改变了对妻子的态度,那些女人们也逐渐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。

以上就是20世纪初期,匈牙利著名的群体杀夫事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