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狂躁症和抑郁症,我谁也没说过。

我有狂躁症和抑郁症,我谁也没说过。

我极端反感我身边的所有人,包括家人,同学,老师,我有狂躁症和抑郁症,我谁也没说过。 我初一做量表重度抑郁,中考那年我真的快崩溃了,一次实在没忍住边哭边和家里说还不如去死,结果他们竟然把这件事当玩笑一样和别人说,我中考考的不错,他们竟然碰到朋友还用无比玩笑的语气说: “她当时压力好像很大啊,有天还锁在房间里哭,说什么死了算了。你们看吧,有付出就是有收获的,只有学苦一点才能考得好。” 当时几个家长都笑了开来,只有我朋友用很小心的目光瞄了我一眼,她大概也觉得这种事没必要往外说吧。我当时愤怒无比,但面上撑着一个很惯常的微笑,家长们看我一眼,什么都没发现,接着开始说各种场面话,夸奖我的努力,赞美我漂亮的成绩。 我还记得高一的时候学校的心理测试,我几乎每项指标都是中和重,没有正常项,偏执、抑郁和狂躁都是极重。很快心理老师来找我谈,我在她那里哭了唯一一次痛痛快快。 我真的好讨厌学英语数学物理化学,我恨我的学校这种破烂严格留级制度,恨我的家庭里父母离婚还一地鸡毛让我分担压力,恨我的班主任表面上是年轻有为上课却对我夹枪带棒冷嘲热讽。我一点也不喜欢我现在的对象,他长得不好看,成绩差,没有特长,情商也低,老师,简直一无是处,我当时是疯了才和他搞这么不稳定不安全的事,像个定时炸弹一样,我刚谈不过24h就后悔了。 我经常想,如果我死了,我要在这之前写一份遗书发到微博上,花钱请人帮我做热度再去死。我要用他们最不屑的文科生的笔,把这些面目丑陋的人做过的事、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下来,我要让他们感受被指指点点的滋味,被万人指指点点的滋味。 但最终我又什么都没做,因为我总觉得我还有没完成的事,我还没体验过不被操控不被监视的生活,我还没有为我的热爱献身,好像我这辈子还没活够,一时半会不太甘心。而我也常常偷着乐,他们那么想监视我,想控制我,他们真的对我的肉体完成了提线木偶的改造,却不知道我最长久的秘密。 我想死,想了很久很久了。 嘿嘿,你们不知道吧?也不过如此嘛,真的很逊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