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就是这样。越想什么,就越不会有什么。

生活就是这样。越想什么,就越不会有什么。

我有病。是那种在家里都不允许被说出来的妇科病。都匿名了,我就直说了吧。我22查出的,外阴白斑。我妈妈觉得说出来丢人。所以家里只有我妈知道。我弟只是模糊地知道,我可能身体不太好。我爸是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妈说要是我奶奶知道了,她会笑话死我们家的。 外阴白斑不能吃鱼虾蟹,甚至不能吃鱼豆腐。我妈知道了也不在意,做那种煮菜还是会放鱼豆腐。其实放了我不吃就好。但我心里会难受点。可能是我矫情。我爸爱吃肉,他过年了想买鱼,我说你们吃我不吃。我爸觉得我怎么会不吃鱼呢?我没法解释。我说我忌口。我爸还不信。我爸还极其认真给我科普各种鱼的做法。非要逼我吃。 我最开始不知道我不能吃鱼豆腐。我是在同学聚会的时候,吃了腌制的鱼豆腐,第二天下面巨红肿我才知道的。我才知道腌制的东西我不能吃,鱼豆腐不能吃,更何况还是腌制的鱼豆腐。同学聚餐我不能吃鱼,导致大家能选的聚餐点很少。同学会开玩笑说,都怪我,都是因为我。我其实不想去聚餐的,但奈何那次是舍友过生日,我得去。我得出钱。 我妈妈总是看着我就皱眉,一副快哭了的样子。就好像我怎么她了。大四寒假,我没找实习。现在快过年,我在家里,没事就一直玩游戏。我生的病没法治。因为小地方瞎治,只能喝点药拖着。我在家玩游戏,我妈看着我皱眉,她觉得让我上四年大学一点用都没有,害她花了好几万。我觉得她就差说那句“你赶紧把你上大学的钱还我”。 我爸看我不太顺眼。他跟我妈一个想法。我大学毕业要是不能赚钱,那他们就觉得给我花的大学学费白费了。我爸不说,但我爸会跟我妈说。我妈再转述给我。我爸平时跟我有说有笑的,其实背地里对我很不满。 我们家亲情很淡。我妈跟我逛街走路从来不跟我一起走,就是齐肩并排那种,她总是走在我前面。跟我有段距离。 我觉得我家就是四个人搭伙过日子。我和我弟要出“伙食费住宿费”才能留在家里。伙食费住宿费表现在,我和我弟不问他们要钱,再到我们每月给他们多少多少钱。 我妈经常跟我说,要感恩她和我爸。经常跟我说,哪家哪家闺女又给她妈妈带了什么好东西,给了她妈多少钱。 我寻思着,我22了,我没有自己的卧室,我家还是用木板隔起来的屋子,还是租的。我爸妈四十多的人了,带着两个都二十多的孩,还在租房子住。这屋子到了冬天特别冷。冷到我心坎的那种。我原本不讨厌冬天的。但后来冬天的家里太冷了,给我冻不合适了,我就越来越讨厌冬天。对新年不再期待,只有冷这一个印象。 我有时候会跟我妈说,别人都是家里比学校好。咱家就是学校比家好。而且我那宿舍还是学校最差的。我妈就说我怎么这么爱抱怨。 我今晚不知道怎么了,emo了吧,大半夜睡不着,跑知乎逛。我妈睡我旁边。我眼睛疼。 我挺爱面子的。因为在学校里大家看不出谁有钱没钱。所以下意识觉得大家家境都差不多。但是出了学校,我家真拿不出手。四个人挤一间屋子,还是别人家后院,隔音不好,什么都不方便。疫情还怕被房东赶走。 我记得以前小时候有朋友来我家,问我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房间。我没回。 后来我基本不跟同学走太近,太近了来我家我不好拒绝。大学时,有朋友要来我家,我都想办法推掉。偶尔路上遇见以前朋友,说来我家坐坐的,我也想法子找借口给蒙混过去。 我脸皮薄我知道。我就是想要个普通的有瓷砖地板的家。有防盗门而不是木门。我觉得不过分。哪怕租的也好。可是我爸妈就逮住这么一个冬天冷的要死的地方好几年好几年的住。 没办法,因为便宜。 生活就是这样。越想什么,就越不会有什么。 我早该懂这个理的。 大部分人生活经历不一样,经验教训的适配度也不一样。 我就是个运气不好的,也没什么本事的。没什么底气和资本去说我命由我不由天。就只能接受现实,然后赚点点钱维持生计,直到自己供不起疾病和生活,直到死亡找上门来。 我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。